一直没开过口的临城,这时候开口了,微笑道:“就算我们不说,你心里其实也知道,我们并不是多满意他,只是想你幸福。”

    白亦情笑道:“四叔,这个时候你就不要一针见血了。”

    临城更是微笑。

    苏连锦笑道:“好了好了,别再说这个了,说的我的心都不上不下的,怪难受的,我们就好好等着狗剩和千夜回来吧,等他们回来,我们什么也都能知道了,干嘛现在说的让大家心里都不舒坦、还没法确定是不是那样啊。”

    大家都觉得苏连锦说的很对,就都不再说这个了,转而说别的。

    一边说别的,一边等着白擎和千夜回来。

    ……

    白擎一出现在‘天宫’,就看见‘地’也在,今天‘地’竟然是以白泽的面貌出现的,那看来,今天‘地’有见过白泽,才会化成白泽的样貌。

    “天呢?”白擎张口就问。

    ‘地’正一个人坐在那喝茶,没什么表情,浑身散着阴暗和冷漠气息,见白擎来了,也只是瞥了白擎一眼。

    至于白擎的询问,‘地’理都没理。

    ‘地’就是这般阴沉的样子,白擎也习惯了,不甚在意。更何况,在意也没用啊,人家是‘地’,他又打不过。

    就在白擎打算自己在天宫里找‘天’的身影的时候,‘天’出现了,还是以千夜那张妖孽邪魅自己的样子出现的。

    白擎一见,当即吐槽:“我都来了,你化成我三弟是几个意思?”

    ‘天’往‘地’旁边慵懒一坐,一把抢过‘地’手中的茶就喝了一口,才朝白擎笑道:“因为你三弟也要来了啊~”

    “哦。”白擎懂了。也能猜到他三弟千夜来是为了什么。

    不过白擎还是忍不住说了句:“不过感觉你还是比较喜欢我三弟的样子。”不然这‘天’干嘛舍弃他的样子不化,化成他三弟的样子。

    ‘天’直言不讳:“你多丑啊。”

    一点不丑的白擎还是心塞了一下。

    随即,强打精神,说道:“我要跟你赌一把,你敢赌吗?”

    “这世上,没有我敢不敢赌,只有我愿意不愿意赌。”‘天’一边极其嚣张的说,一边将喝完的茶杯还给‘地’。

    ‘地’冷冷的睨了‘天’一眼。

    ‘天’当做没看见。

    白擎眯着眼睛看着他们:“感觉你们今天的相处很不一样,你们难不成——”

    都没等白擎说完,‘天’就邪魅一笑,还极其得意:“我跟他赌了一场,我赢了,他要给我当一天奴才,被我使唤~”

    ‘地’瞬间直冒冷气。

    白擎心惊胆战,真怕‘天’和‘地’这时候打起来,不过,他还是抓住机会,赶紧对‘地’说道:“地,你跟天再赌一局吧,我帮你赢了天,让你不用给他当一天奴才,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断开月老给我女儿和段靖野系的红线。”

    “成交!”‘地’想都不想就答应了。

    “地,你!”‘天’不敢置信。

    ‘地’难得烦躁的不行:“真是受够你了,多一秒都不行!”。

    换句话就是说,再让我给你多当一秒的奴才,我都能疯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