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再次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惊到了,又互望一眼,这次轮到韩公子先发话了,

    咽了口唾沫有些心虚的说道:“咱们还......继续向前吗?还是......”说着双眼上翻瞅了瞅上方,意思是还是现在就直接回去?

    元龙听后沉默了许久,后又抬眼看了看周围的枯骨,坚定的说道:“当然......除魔卫道是我名门正派的本分,如今我们发现此处有妖魔鬼怪残害生灵,岂能置之不理一走了之,留它继续在此伤人害命为祸人间?那样还有多少性命会再次因它而亡?我们当然要替天行道,铲除此祸,以保这一方面生灵的平安,这是偌大的功德。”

    韩公子撅着嘴小声嘀咕道:“你是‘名门正派’,有义务除魔卫道,我可不是。”

    “你说什么?”韩公子嘀咕的声音太小,元龙没有听清,反问了一句道。

    “没什么,”韩公子嘴角上翘咧嘴笑道,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咱们走吧!”

    韩公子嘴上说走,但脚下却是一步也没动,仍然牢牢地站在原地。

    “走啊?”元龙见韩公子还呆在原地不挪窝儿催促道。

    韩公子仍是站在原地,不动一步。

    “别磨蹭了,赶紧的......”元龙再次催促道,话说了一半,一抬头瞥见韩公子脸上的表情,元龙忽然愣住了,此时的韩公子,抿着嘴唇,瞪大了双眼紧盯着脚下的枯骨,满脸的惊恐之色。

    元龙迟疑着问了一句:“你这是......害怕?”

    韩公子下意识的点点头,但紧接着似乎是反应了过来,猛的抬起头看向元龙又开始使劲儿的摇头,动作比点头幅度大的多。

    看到韩公子这幅模样,元龙心中暗道:“你这是属鸭子的吧?肉烂嘴不烂,明明心里害怕的要命,却还不承认。”心中这么想,但嘴上可没这么说,只是有些无奈的说道:“我来开路,走在前面,你跟着我,沿着我的足迹走,好吧?”

    韩公子猛点头同意,

    元龙无奈的一摇头,轻笑一声,迈步向前走去。

    “哗啦”,脚步一落地,又踩碎了一副不知名牲畜的骨架,这才迈出了第一步,元龙忽觉着身上道袍一紧,这第二步无论如何也迈不出去了,否则非得扯坏了道袍不可。

    赶紧回头望去,却没想到韩公子几乎是紧贴着自己的后背,这一转身若非元龙反应快,身子后仰二人就脸贴脸撞在一起了,元龙上半身使劲往后仰,就见到韩公子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望着自己,手中正是拽着自己的道袍......

    此时,元龙身子后仰,韩公子拽着元龙的道袍没撒手,被元龙这一转身把手臂给带歪了,手被转到了元龙的身后,成了一个手臂环腰半搂半抱的姿势。

    “韩公子,你将手松开,跟着我便可,不必抓着我的道袍,跟的这么紧,我都......我都无法前行了......”元龙语气越说越弱,最后将后半句埋怨的话生生的咽了回去,因为韩公子仍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瞪着一双眼睛,眼角泪光隐隐闪动,似乎随时就要夺眶而出,这埋怨的话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了。

    “好吧,那你跟紧我。”元龙只得无奈的说道,韩公子脸上露出了笑容,再次用力的点点头。

    “但你别拽腰,拽着我的‘后裾’......”

    原来韩公子刚才一直是拽着元龙道袍的后腰位置,这样贴的太紧,极不利于元龙前行,元龙撩起道袍后襟递给韩公子,从韩公子手中一点一点将后腰袍服拽了出来,韩公子依依不舍的放了手,重新拉起韩公子的道袍后襟。

    “咱们走了。”元龙一指前方,对着韩公子说道,韩公子点头同意,元龙这才抬脚迈步再次前行。

    “哗啦”......“哗啦”......“哗啦”

    崖底遍地枯骨,根本没有空地,无处落脚,每迈一步都是踩在枯骨上,只有踏碎枯骨才能前行。

    元龙一边走着,一边观察着四周,防备着可能的危险,同时心中暗道:“这韩公子究竟是怎么了?为何进了这地底悬崖之后变成了如此的模样,似乎是换了一个人一般,搞不懂......”

    元龙脑中在这胡思乱想,脚下却是一步未停,引领着韩公子向着前方走去,二人就这么一前一后的行走在这枯骨海中,不知何处是尽头。

    走了约么一刻钟,元龙渐渐发现了异常,此时脚下的骨海已经不知何时全都变成了人骨,再也没有畜类的骨架了,而且这些人骨上还多了一些干枯了的血肉。

    起初只有一小部分有,而且很小只有一丝,后来越来越多,覆盖一只胳膊,一条大腿,再往后就是半个身子。

    现在的位置已经是没有裸'露的枯骨了,而是全部被干枯的血肉覆盖,只是没有皮,似乎是被剥掉了,再往前就是皮肤血肉齐全的干尸......

    “这究竟是什么地方?怎会有如此多的尸体?”元龙心中暗道,同时他也感觉到了韩公子在身后拉扯道袍的力度也加大了,显然韩公子也察觉出了异样。

    元龙定了定心神,回头给了韩公子一个放心的眼神,继续向前走去。

    此时脚下已经不再是枯骨了,都变成了干尸,再往前走,则是血肉越来越饱满,尸体也越来越新鲜。

    越来停下了脚步,站在原地,韩公子没留神越来已经停步,一下子撞在了元龙的后背上,“哎呦”一声,一阵手忙脚乱,好容易站稳了脚步。

    “小心,我们就要到了。”元龙面沉似水凝重的说道。

    “怎么?”韩公子左右摆头慌乱的看着四周问道。

    “你看脚下,这骨海是按照由远及近分布的,远处尸骨时间长,都以枯骨为主,且杂有畜类骨头,后来便只有人骨了,再往后人骨上就带了干枯的血肉,并且越来越多,覆盖的部位越来越大,再后来就是完全的干尸了,而现在则是半新鲜的尸体了,这明显是按照时间的远近分布的,尸体越新鲜时间越近,说明......”

    “说明什么?”自从下了这悬崖,韩公子的智力似乎都跟着下降了,变的不会思考了。

    “说明离那‘妖物’也就越近了......继续走。”

    元龙领着韩公子踏着满地的尸身继续前进,此时地下已经全都是半新的尸体了,脚踩上去软软的带有弹性,但二人却一点儿也不觉着享受,只觉着满身的恐怖与恶心。

    又走了一刻钟,在“七星龙渊”剑光的照耀下,前方隐隐约约出现了一座山丘。

    元龙带着韩公子紧走几步来到近前,借着“七星龙渊”的剑光方才看清,这那里是什么山丘,分明是一座由尸体组成的“尸山”——全都是新鲜的尸体。

    “佛家所说的地狱也不过如此吧......?”元龙眉头紧皱喃喃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