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统领,那边似乎有动静。”

    “什么动静?”陆合淡然问道。

    “似乎是天机阁少阁主唐浩成,还有那位击败了镇岳的玉面白光剑岳廷。”

    “只是口角之争,未有动手,暂不必出面。”

    “陆统领的意思是?”

    “一旦动手,在他们波及周边之前,便擒拿下来。”

    “擒拿哪一边?”

    那小将低声问了一句。

    王城之内,达官显贵数不胜数,真要秉公执法,分毫不差,实则也并不容易。

    在他印象当中,玉面白光剑岳廷固然本领不俗,但终究只是散学修士,而唐浩成身后,则是东洲三十六福地之一的天星福地,数千年底蕴的古老传承,不乏真玄级数的高人。

    根据禁卫以往的行事作风,他们便该偏向于唐浩成这边。

    “谁动手就擒拿哪一边。”

    陆合看了过来,神色冰冷,说道:“本座知道,王城之内,有着许多禁卫军不敢得罪也不能得罪的人物,所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颠倒黑白,并非少见。但是你们既然在我陆合麾下,便该知晓公私分明,谁动手便抓谁,若是两边斗法,便一起抓了……”

    “是。”

    禁卫众人,纷纷应是。

    有年轻一辈者,眼含激动,颇为心潮澎湃,对于这位刚正不阿的新任统领,十分敬佩。

    有年岁稍高些的兵将,则是对视一眼,俱都暗暗叫苦。

    来了这么一位刚正不阿的统领,日后必然倍受各方打压,更别谈有哪位高官提携,如此一来,他们这一批禁卫,岂非难有出头之日?

    而陆合神色依然平静,看向前方。

    这一次,岳廷除非被打死了,否则他断然是不敢还手的。

    这一次,岳廷只会逃命。

    到时候,他便只抓唐浩成。

    若放在以往,其他禁卫统领,会定岳廷一个挑衅之罪,而释放唐浩成,但在他陆合手上,则又不一样了。

    “看什么看?”

    “老子今天就是不让路,你们天机阁赶紧让开,好狗不挡道!”

    “有种你来打我呀?”

    岳廷双手一摊,仰面望天,将脸凑了过去,贱兮兮地道:“看我这脸,帅不帅?”

    唐浩成脸色阴沉,却未动手,背负在后,掐指一算。

    天机阁善于测算,他尽管未得天机阁仅存的大衍算经残篇,但也具有正统的法门。

    当即测算一番,却发现天机朦胧,无法测算。

    区区一个岳廷,如何能够蒙蔽天机?

    刹那之间,唐浩成便即明白。

    岳廷身后,必有深不可测的存在,遮掩了天机。

    岳廷在此,无故挑衅,却没有出手,似乎要激他出手。

    这其中必然有诈!

    唐浩成眼神一凝。

    岳廷见他神色变化,心中暗道不好,似乎被看穿了自己想法。

    然而就在这时候,唐浩成身后,发出一声怒吼。

    那位丑长老长啸一声,一掌按了过来。

    “岳廷!受死!”

    刹那之间,天象变化,滚滚风起!

    “不可!”

    唐浩成惊呼一声。

    岳廷掉头就跑。

    “陆统领,那边动手了。”

    “镇压他们!”

    陆合喝道:“快!不能让他们波及王城百姓!”

    他深知岳廷的本事,比起金丹中游的真人,倒是可以斗上一斗,稍次于那时被龙君所杀的聂平真人。

    但是岳廷万万没有金丹上层的本事。

    若是出手慢了,指不定岳廷还真被天机阁的长老所杀。

    他当头而去,腰间兵符之力加持。

    此时陆合的神魔之体,造诣比之于岳廷,也高不到哪里去,但禁卫的千人兵符,足以让他提升到堪比金丹上层的地步。

    而身后上千禁卫,身着甲胄,佩戴兵器,所学同法,所用同源,气血相似,借阵法而尽数加持于他陆合身上。

    顷刻之间,陆合便有了极为强大的力量。

    他拔刀出鞘,似乎一刀便能将一座山岳斩成两半。

    此时此刻的陆合,作为禁卫千人统领,论本事之高,绝不逊色于唐浩成!

    更重要的是,天机阁这一行人,根本不可能在王城之中,向维护王城秩序的禁卫军出手。

    这不亚于挑衅大楚王朝!

    “住手!”

    “误会!”

    唐浩成面色骤变。

    那丑长老也觉有异,忙是停顿了下来。

    而陆合的刀,指向了唐浩成的面门。

    “王城之内,岂容你等放肆?”

    “统领大人恕罪。”唐浩成施了一礼,正色说道:“适才那人无端挑衅,拦下我等去路,实为此人搅乱秩序,应当……”

    “你觉得本将应当擒他?”陆合昂然道。

    “统领大人所言正是。”唐浩成笑道。

    “他犯了什么罪?”陆合冷声道。

    “这……”唐浩成脸色一僵。

    “不要狡辩了,你等随本将走一趟便是。”

    “你要干什么?”随行的长老这般问道。

    “治你等搅乱王城之罪。”陆合沉声说道。

    “适才那人与我等动手,按王城禁律,也该是斗法双方,一并擒拿,你放他去,却要擒我们?”唐浩成也觉有异,皱眉道。

    “本将只见你等对他出手,而他仓皇逃窜,未敢还击,何谈斗法?”

    “……”

    天机阁一行人,面面相觑,竟然难以反驳。

    陆合伸手一挥,道:“随本将走一趟,你等莫要抵抗,否则,格杀勿论!如有冤屈,可以上禀,待得查清此事来龙去脉,自会放你们离去……放心,我禁卫行事分明,不会耽误你们参与修行盛典。”

    “少阁主?”

    “随他走一趟。”

    唐浩成沉思片刻,深深看了陆合一眼,终究没有选择与王城禁卫对抗。

    他心中推算,此次倒也不至于定罪,即便他不是天机阁的少阁主,而是寻常的散学修士,想必也不至于因为此事,耽误了他参与修行盛典。

    而大楚高层,得知此事,也定然会尽早释放他出来。

    学士府中。

    各处眼线传来消息。

    玉面白光剑岳廷于南门堵路,与天机阁一行人起口角之争,最终天机阁一行人,不耐此人污言秽语,怒而出手。

    岳廷转身便走,未敢还击。

    禁卫统领陆合,率军镇压,擒下天机阁一行人。

    刘越轩看着传来的消息,松了口气,摸着大衍算经。

    这一次,他借大衍算经,遮掩了岳廷,让唐浩成这一行人,算不出其中真相。

    不过即便如此,这道消息也不能就这么呈上去,更不能就这么被封存入库。

    否则日后若是被有心人调阅,那么就会被猜测出一些东西。

    例如岳廷为何挑衅天机阁?陆合为何只擒天机阁一方?其中与天机阁有什么纠葛?陆合与岳廷有什么关系?

    关于这些,都容易被有心人联系起来。

    “此事经过,众所周知,不好修改事实,只不过其中的用词,角度,方向,倒是可以略作修改。”

    刘越轩考虑了半晌,方是落笔,稍作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