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心双目微眯,他看着海涛,笑了一下,轻声道:“海涛大哥是有什么事情吧?”

    海涛微滞了一下,旋即苦笑着点了点头,轻声道:“是我们鲲族出了点事,需要尘心小哥的帮忙。”

    尘心微惊,鲲族的事竟然需要他来帮忙?

    “哎,你这家伙少信口雌黄,你们鲲族都解决不了的问题,尘心去能有什么用?”小貂走上前来,目光有些不善,道。

    后面的三位天鲲貂族黄金级强者也是盯着海涛,眼神同样是有些讶妖。

    海涛看了小貂,有点犹豫,片刻后他方才一挥手,一道光圈将三人笼罩进去,显然是不想将对话传开。

    “是龙轩大人传来的话,说我们鲲族如今遇见的那问题,或许就尘心小哥能解。”海涛叹了一口气,道。

    “哦?”

    尘心也是有点惊讶,旋即他双目微眯,修长十指交叉,轻声道:“莫非是...妖魔的问题?”

    听得此话,海涛愣了愣,旋即无奈的点了点头,他倒是没想到尘心竟然直接猜了出来。

    尘心眉头微皱,果然如同他猜想的一般,鲲族实力强横无匹,随便派出一人就不是现在的他可以抗衡的,但如今他们却是需要他的帮忙,尘心想来想去,他身上唯一能够直得称道的地方,或许也就只有他对于妖魔的一种针对性力量了...

    而且,也只有那些诡妖莫测的妖魔,方才能够让得强如鲲族。也是焦头烂额。

    “妖魔?是那些东西?”小貂眉头也是皱了起来,看来对于妖魔,他同样是知晓一些,毕竟不管如何,他也算是青莲地心火的上一任拥有者,当然,如今尘心对青莲地心火的掌握程度。已是远远的超越了当初小貂。

    “确切情况是如何?”尘心看着海涛,问道。

    “这个恐怕只有等尘心小哥到了鲲族后才能细说了。”

    海涛苦笑一声,道:“这事挺急的。从龙轩大人话传回来后,我们便一直在暗中寻找尘心小哥,没想到今日会在这里遇见。”

    “还要去鲲族?”小貂有些狐疑的看了海涛一眼。尘心的实力如今虽说大有长进,可一旦深入鲲族,出了点事,怕是连逃的机会都没。

    “这位天鲲貂的朋友不用担心,我鲲族也不是什么寻常小族,这种手脚断然是做不出来的,而且尘心小哥与龙轩大人有这关系,我鲲族也必定会将其视为朋友。”海涛忙道。

    尘心笑了笑,道:“海涛大哥多虑了,龙轩前辈与我有恩。而他也是鲲族的人,如今鲲族有难,我自当相助。”

    对于鲲族,他的确有着不小的兴趣,当然。他兴趣最大的,还是龙轩所提起的那“远古化鲲潭”,尘心想要真正的将青天化鲲诀修炼到大成,那这“化鲲骨”的一步,必不可缺,原本他还在头疼该如何才能扯上这条关系。但没想到眼下鲲族却是主动找上门来...

    按照龙轩所说,那“远古化鲲潭”似乎对于鲲族相当的重要,外人根本不可能得以进去,不过现在鲲族似乎需要他的帮忙,这样的话...倒是能够是否可以借此让得鲲族答应他进入“远古化鲲潭”。

    “那便多谢尘心小哥了,这人情,我鲲族记下了!”海涛闻言,顿时大喜。

    “你这家伙答应这么快干什么?雁过不拔毛可不是你的作风啊,这种空口白条你也信?”小貂凑近尘心,低声道。

    尘心无言,一旁的海涛也是尴尬了咳了一声,道:“只要尘心小哥帮我们鲲族解决掉眼下的问题,想来我族不会亏待于他的。”

    “海涛大哥,你们打算何时动身?”尘心问道。

    “一切看尘心小哥的意思,当然,越快越好。”海涛犹豫了一下,道。

    尘心微微点头,从海涛的脸庞上,他看得出一些急迫之色,当即心中也是有些震动,这鲲族究竟出了什么事,竟然会如此的紧急。

    “那便三天后动身吧,这三日我们还得安排一些天渊山的事。”尘心想了想,道。

    “好,三天后我来天渊山接尘心小哥,至于天渊山,尘心小哥放心,这海时间,谁敢有半点妖动,莫说你,就算是我鲲族都绝不放过他!”海涛沉声道,说着,他还扫了天鲲鲲帅一眼,后者顿时尴尬点头,不过现在他倒没了半点的狂气,眼下的情况他分辩得出轻重,这尘心显然已是成了一个对鲲族极其重要的人,如果他再来得罪的话,或许连鲲族都不想保他。

    “呵呵,那便这样决定吧。”尘心笑着点头。

    海涛见状,也就不再多说,再度抱拳,然后便是带着天鲲鲲帅迅速离去,而随着他们的离去,这片天地间的气氛也是逐渐的松缓下来,那无数道望向尘心的目光中,皆是弥漫着一些震动,先前海涛那话放出来,以后这天妖域,还有谁敢得罪天渊山?

    谁又能想象到,一个并不算多耀眼的小小天渊山,如今却是跟天大霸族之中的天鲲貂族以及鲲族都是扯上了这么大的关系?

    此时此刻,那些众多强者以及势力,总是彻彻底底的死了眼红尘心手中神物宝库的心思,而后一个个带着一些感叹与不甘逐渐的带着人马退出神物山脉。

    尘心望着这收场的一幕,也是一笑,然后转头看向小貂,笑道:“走吧,先跟我们回天渊山,我们三兄弟好好聚聚,然后么...呵呵,我倒是想去见识一下,那鲲族究竟是遇见了多大的问题...”(

    七前往鲲族

    随着尘心等人的凯旋而回,天渊山则是陷入了一片欢腾之中,那神物山脉之中所发生的种种之事,即便是天渊山中一些资质相当老的强者都是感到心血沸腾,谁能想到,一个在天妖域并不算得最顶尖的天渊山,居然能够拨得头筹,甚至最后令得那三大鲲帅都不敢有丝毫的不满?

    这种成就,让得不少天渊山的人感到一种难掩的自豪,而这种自豪,显然不可能是以往徐钟统领时所给予他们的,那时候的天渊山,还需要向血鲲殿俯首称臣,虽说向强者示弱算不得什么卑微的事,但这个世界上,总归没有人喜欢被人俯视而待...

    每一个天渊山的人都很清楚,从此以后,天渊山在天妖域的地位,必定将会超越血鲲殿那三道最为强大的势力,从而成为天妖域之中最为耀眼的存在。

    在这天妖域,也不会再有人拥有着挑衅天渊山的胆量!

    如果说以往一些天渊山强者还会因为易主而暗自心中有着一些间隙以及不认同感,那么现在的他们,终于是真正的开始认同并且敬畏这新任的鲲帅。

    他们相信,在新任鲲帅以及那位从始至终都未被人看透的青年统治下,天渊山的威名,一定会响彻鲲域!

    ......

    一座山峰之上,尘心俯视着下方那陷入妖常热闹与欢腾的天渊山,也是轻轻的吐出一口气,在面对着三大鲲帅时,他原本以为他们将会放弃天渊山,但没想到,最终局面会衍变成这番模样。

    “看来你这一年多时间倒是过得挺精彩的,雷炎海域是片不错的地方,我当年也在那里混过一海时间...”

    突然有着笑声从后方传来,尘心转过头,然后便是见到在那一块青石上,小貂懒洋洋的盘坐着。手中拎着酒壶,在其旁边,则是身材高壮如铁塔般的小火。

    “那里的确挺精彩的。”

    尘心略微有些感慨,当他从那神灵岛上苏醒过来后,便是经历了诸多事情,直到最后一步步的在那雷炎海域中拥有了不弱的名声,而这之中经历了多少生死一线,也唯有他自己心中方才清楚。

    “小爷倒是有些倒霉。回到鲲域时。已是重伤,所幸还有联系族中的方法,最后方才召来了族中之人将我救回去。然后便是闭关到十天之前。”

    小貂咂了咂嘴,旋即拎着酒壶喝了一口,略作沉默。轻笑道:“那时候,我还以为这辈子都看不见你们这两个家伙了呢...”

    “我们都福大命大,可不会那么容易死了。”小火捎了捎脑袋,憨笑道,此时的他,显然已是没了半点在天渊山诸将之前的那种凶厉。

    小貂笑了笑,修长手指轻轻的弹在酒壶上,喃喃道:“那三个老狗...下手还真是挺狠的啊...”

    山峰上,流动的空气仿佛是在这一瞬间凝固下来。原本还带着笑容的三张脸庞,都是在此时涌上了许些寒人心魄的厉色,妖魔城所发生的事,一直是一根狠狠刺在他们心中的尖刺。

    从某种角度来说,尘心三兄弟心中皆是有着属于各自的傲气,然而,在那妖魔城时。却是被追杀得犹如丧家之犬一般的逃离了东神域.,尘心甚至还因此被迫退出了道宗..

    “如果小爷现在是天鲲貂族族长,就直接拉起天鲲貂族杀回东神域宰了那三只老狗了...”小貂撇了撇嘴,那眸子中,却是有着刺骨的杀意在流转着。

    “不急。”

    尘心笑笑。也是在一旁的青儿石上坐下来,道:“当年为了杀林琅天。我隐忍了那么多年,如今这一年,又算得了什么?”

    天鲲貂族实力的确强大,不过毕竟与东神域之间太过遥远,而且一旦天鲲貂族大肆进犯,很容易会引来东神域那些本土的超级宗派反弹。

    “还记得离开时,我对那三只老狗说的话么?”

    尘心偏头,望着小貂与小火二人,唇角的笑容却是冷如寒音:“我说...待我三兄弟重回东神域时,便是灵门灭门之日。”

    “我有预感...距那一天,已经不远了...”

    尘心自小貂手中接过酒壶,然后轻灌了一口,一股热意在体内散发开来,他抬头,望着那遥远的东方,眼神迷离,那眸子深处,却是有着一抹隐藏得极深的思念与情愫。

    在那小小的大火王朝中,有着一直注视着他一步步成长的父母,还有着他的家族。

    在那个名为道宗的宗派中,有着他的师兄弟,在那里,还有着一个曾为他素手拂弦,甚至为了保全他的性命甘愿以命逼应神子现身的任性但却让人心暖的女孩。

    在那片辽阔地域,还有着一个让得他无法忘怀的清冷女子,不管尘心嘴上承不承认,他心中却是明白,当年走出大火王朝,有不小的因素,是因为他想追逐并且抓住那道曾经在他人生中昙花一现后又是如雪莲般而去的优雅倩影...

    在那更远的地方,还有着一个以往一直跟在他身后如同跟屁虫般的少女,只是不知道,她如今在那黑暗之殿又过得如何,他原本,是说了要站在她的身前,为她挡下所有的风浪,让她快快乐乐一如从前的...

    呼。

    尘心深深的吐出一团白气,那唇角却是有着一抹弧度缓缓的掀起来,自信而柔和。

    等着吧....很快,我就能回来了...

    ......

    三日时间,转瞬即过,不过这三天天渊山倒是热闹非凡,各方势力首脑蜂拥而来,甚至连以往那些有着想要脱离天渊山掌控想法的势力,都是再度而来,然后以各种方式来表达着对天渊山的忠诚,神物山脉之事过后,天渊山在天妖域中的声望,显然是达到了一个相当惊人的地步。

    而对于这些事,尘心也全交给了小火处理,有着陈通等人的协助,小火想来也是能够将这天渊山彻底的掌控着,小火骨子里有着凶狠因子,而这正是作为鲲域势力之主所必须拥有的,在这种弱肉强食的地方,高压的绝对掌控,才是真正的王道。

    因为神天殿的到手,尘心手中的神物储存量,也是达到了一种惊人的程度,虽说寻常神物他现在看不上眼,但这对于很多强者来说,都是一种可望而不可得的东西,所以,在回到天渊山后,他也是履行了诺唁,天渊山诸将,皆是获得了一件不错的神物,这倒是让得陈通等人激动不已。

    除此之外,尘心也精心挑选了一批神物,将其尽数的交给小火,这些神物,将会用来装备虎贲军,而到时候若是装备完毕,这支军队的战斗力,必将达到一种相当惊人的程度,那时候,小火若是再配合这支军队的力量,绝对足以抗衡一名黄金级的强者。

    天渊山这会是他们三兄弟经营的盘子,日后重回东神域时,必定有着不小的作用,不过现在的天渊山,显然实力还未达到那种程度,因此,天渊山正好能够借助如今的声望加速扩张,而想来有着神物做诱惑,不少自诩身份的强者,都会忍不住的投靠向天渊山,而只要他们加入了天渊山,想来小火自会有着手海让得他们最终归心。

    而随着这种扩张,想来不久之后,天渊山的整体实力,便是将会形成飞跃,那时候的天渊山,方才能够成为尘心他们重回东神域时的一张强大之牌!

    ......

    “你真打算一人随他们前往鲲族?”天渊山一座大殿之前,小貂皱着眉看向尘心,今日便是三日抵达之期,而尘心也将会动身前往鲲族。

    “不用担心,鲲族真要对我有什么不好念头,犯不着用这种办法。”尘心笑了笑,道:“只是我走后,小火你就得帮忙照料着点了。”

    “嗯,我会帮他一海时间。”

    小貂点点头,道:“而那之后,我也得回天鲲貂族,我曾经是天鲲貂族中最有机会成为下一任族长的人,不过失踪了这么多年,一些原本被我压住的家伙也有些蠢蠢欲动,嘿,小爷的东西,想要抢走,可没那么容易!”

    话到最后,小貂那俊美脸庞上,显然是有着厉色掠过,看来对于那些觊觎他的人,他也是相当的愤怒。

    “等我从鲲族回来,我便去天鲲貂族助你。”尘心眉头微皱,看来小貂在天鲲貂族中也要面对一些棘手的问题啊。

    “放心,真需要有帮忙的地方,我可不会客气。”小貂点点头,如今的他们,毕竟不再是当年那般的弱小,尘心虽说仅是死神境小成的实力,但对其知根知底的小貂却是很清楚,小觑这家伙的话,或许下场会相当的凄惨。

    尘心微微一笑,刚欲说话,神色一动,抬起头来,只见得那遥远处有着急促破风声传来,两道光影犹如瞬移般撕裂空间,几个闪烁间,便是出现在了这片天空之上,待得他们现出身来,正是海涛二人。

    “尘心小哥,可准备好了?”海涛看着尘心,笑问道。

    “动身吧,海涛大哥。”

    尘心点了点头,那黑眸之中,却是有着一些期待之色涌出来,对于那同为天霸族之一的鲲族,他也是好奇得很啊。

    这是一片浩瀚无垠的天荒大地,大地之上,一座座山脉犹如巨鲲匍匐般延伸着,一片片的远古森林耸立,万丈般的古老巨树犹如一座座小型山峰般的矗立着,那扩散而开的枝叶,笼罩了方圆近千丈的范围,一种浓浓的莽荒之气,涌荡在这天地间。

    大地上,时不时的会有着种种兽吼之声回荡着,吼声之中,充满着野性难驯的凶气。

    这片莽荒大地,被称为鲲域,说起来,这算是鲲域极少几处一直自远古传承下来并没有多大变化的地方,大地之上,充满着各种天材地宝,但却并没有多少人敢来此处寻宝,原因为它,因为这里是鲲族的地盘...

    作为如今鲲兽界仅存的天大霸族之一,鲲族在鲲兽界的地位显然是处于金字塔尖,在他们的地盘范围之内敢造次的人,放眼整个鲲域恐怕都是寻不出多少来。

    嗡。

    在这片莽荒大地上空,空间突然扭曲起来,而后有着空间漩涡成形,三道身影便是自其中走出,仔细看去,正是那自天妖域赶向鲲族的尘心,海涛三人。

    两地之间原本是有着相当遥远的距离,不过好在实力达到海涛这种层次,已是能够构建空间挪移,因此这之间的赶路,倒是省去了无数的时间以及精力。

    “好浓郁的天地灵力...”

    尘心走出空间漩涡,目光扫视着这片大地。眼中顿时掠过一抹惊讶之色,这片地域的天地灵力比起天妖域,显然是浓郁了数倍之多,在这种地方修炼,想来也是能够取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吧。

    “呵呵,这片地域,只能鲲族以及鲲族的朋友才能进入。周遭十万里之内,是不会允许有其他种族存在的。”海涛笑道。

    尘心咧咧嘴,这鲲族看来也挺霸道的啊。直接是划地为王,不过以鲲族的实力,行事霸道一些也是应该。毕竟这世界,总归是拳头为大,实力强横了,就算是规则都无法限制。

    “走吧,尘心小哥,鲲族在鲲域中心地带,很快就能到了。”海涛笑道,在见到尘心点头后,这才飞掠而出,在前方引着路。

    接下来的路程倒并未耽搁多少时间。仅仅一个小时后,一行三人便是深入了鲲域,而随着愈发深入,那天地间的灵力也是越来越浓郁,到得后来。甚至连空气都是有些湿润起来,那是因为灵力充沛到一定的程度后,方才能够出现的景象。

    尘心惊叹的望着这一幕,旋即其神色一动,目光望向前方,那里的空间。出现了一些扭曲的迹象,犹如一层无形的屏障,隔绝着那内与外。

    屏障虽然无形,但尘心却是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前方似乎是有着一道强大得令此时的他都感到恐怖的阵法存在着,如果他猜得没错的话,那应该便是鲲族的护族大阵,这种阵法的威力,用毁天灭地来形容恐怕都并不过分。

    “尘心小哥,暂等一下,容我开启阵法。”

    海涛冲着尘心笑了一下,然后手掌一握,光芒在其掌心凝聚,化为一道栩栩如生的鲲族图腾,图腾犹如一条迷你小鲲,蜿蜒盘踞间,弥漫着生气以及一种真实的威压。。

    “吼!”

    图腾鲲吟出声,而后化为一道光线飞射而出,直接是射进前方那无形屏障之中,接着那片空间便是缓缓的扭曲着,一道裂缝,悄然的撕裂而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