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365bet最新备用网址_365bet网球_365bet官网下载 > 三国处处开外挂 > 第七百八十章 一起上、我是来找小公主的(二合一)
    许定往前走了一步道“陛下,臣听明白了,今日上殿,自然不惧怕任何困难。”

    说完许定走向一旁,将药箱放了下去,然的走回来道“先文还是先武,各位请了!”

    一众俊杰,脸上顿时洋溢着浓浓的笑。

    傻子上当了吧。

    还真敢接。

    于是有人跳出来道“免得说我们欺负你,先武拭,武拭不过你也没资格文拭。”

    众人点头表示支持,连朝臣们也认可。

    如果打都打不过,那还比什么文笔。

    许定瞅了些人的脚下一眼,然后又扫了众人的下盘,一甩袖袍道“一起上吧,节约时间!”

    好嚣张的年轻人!

    众人皆是一愣,然后是一怒。

    在这大殿之上,竟然如此狂傲,实在是不像话。

    刚才出来挑衅许定之人,大喝一声“小子受死!”然后双手成拳猛的冲了过来。

    此人练就了一套虎形拳,刚猛而直,气势凶悍。

    不过人刚冲到许身边,一拳刚则击打而出,瞬间身体便是一滞,他的拳头被许定握住,在无半分进寸。

    “你……”

    竟然接住了自己的拳头,此人想挣脱收回拳头,却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

    于是另一支手也击打过去,不过还是被许定稳稳的接住了。

    “你……放开!”

    许定微微一笑,嘴上一扬,径直将他倒举于头顶,然后往殿门方向一抛。

    此人整个身体不听使唤的甩向出了殿门,重重落在了大理石铺就的地面,然后发现惨烈的痛苦声。

    整个大殿,为之一静。

    好霸道的手法,好大的力气。

    投整活人,怕是北蛮子才有的力量吧。

    “来吧,在不来你们没机会了!”许定拍拍手看向有些怯意的几十位年轻俊杰,露出调侃式的笑容。

    “上,一起上!”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众人或握拳,或成抓,目光皆露凶狠之色,然后齐齐冲了过去。

    许定浑然不惧怕,来一个,一拳,来两个一脚。

    身体如风,残影掠掠,转战游斗于众人的缝隙之间。

    然后将所有人击败。

    几十号年轻俊杰,纷纷倒地发出惨叫,一个个鼻青脸肿。

    “好强!”

    有人失声赞叹道,连宗正也看直了眼,轻声对八贤王道“勿鸣呀,你从哪里找来的小子,如此凶悍!”

    八贤王姬勿鸣微微一笑道“回京的路上捡的!”

    “咳咳……捡的!”宗正老人家错愕,他发现八贤王姬勿鸣不像是开玩笑。

    “陛下,这算是许谋过关了吗?”许定抱拳冲皇帝的方向半躬了一下身子。

    中周皇帝姬勿极清咳了一声道“你的武艺确实出众,在众人之上,自是过关。”

    说这话中周皇帝姬勿极很是有些不情愿。

    八贤王姬勿鸣本来就很强了,当年要不是其它三国,皇帝都不可能是自己的。

    所以对上姬勿鸣姬勿极总有总心虚之感,所以兢兢业业不敢有丝毫怠慢。

    结果现在人家八贤王姬勿鸣找来的小子也这么强,将礼部赛选的所有选手全给干趴下去了。

    所以姬勿极心里自然是有些不爽利。

    人比人真的能气死人。

    礼部尚书更没有面子,老子通过层层赛选出来的种子选手,结果还抵不过一下穷小子。

    太t的气人了,于是他站出来道“武拭以过,那就文拭吧,不知道你的文章功底如何?”

    “这位大人尽可出题!”许定转身对礼部尚书回道。

    还是一样的自信。

    宗正问向八贤王“勿鸣这小子文才如何?”

    “不知!”姬勿鸣淡淡的回道。

    我……宗正一口老血想喷出来。

    不知!

    不知你将腰牌给他,让他直接来殿拭。

    不过很快姬勿鸣又道“应该挺有才!”

    “好!既然你如此自信,那我也不为难你。”礼部尚书微微一笑,指着刚才被打的众人道“我就出跟他们考过的内容一样的题目,你先做四首各含有春、夏、秋、冬的诗吧!”

    春、夏、秋、冬,连写四首诗。

    这可相当难呀!

    谁以须如此短时间之内做出优秀的四首诗,还限定的题目。

    一众年轻俊杰纷纷向礼部尚书投去一抹感激。

    知我者礼部尚书是也。

    “这到是简单,多谢大人宽厚有佳!”许定冲他不阳不阴的道了一句,然后双手负在腰后道

    “独坐池塘如虎踞,绿荫树下养精神。

    春来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作声。”

    念完四句许定朝礼部尚书瞧了一眼,回过味来的礼部尚书满脸通红,气得想炸肺。

    好你个狂妄的小子,竟然戏耍于我。

    众人也是一阵窃窃私语。

    不过许定没有停,又念道

    “泉眼无声惜细流,树阴照水爱晴柔。

    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

    这么快,才细如此敏捷,又是一首佳作呀。

    不过这家伙是不是又在暗指什么呀。

    接着许定又道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

    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

    念到这里,许定故意停了一下没有在往下念。

    “好!”此时以有人被折服叫好了。

    春、夏、秋皆在,都是好诗,都是可以名传千古的好诗。

    “还有冬呢,难不成你不会了。”礼部尚书的脸要多黑有多黑,逼迫道。

    下面的一众酸溜溜的年轻俊杰们也嚷道“冬呢!冬呢!”

    许定寒声呵斥道“闭嘴。”

    一众酸溜溜的年轻俊杰们瞬间哑然,缩回了脖子。

    这小子太tr的凶了。

    “大殿之不不可放肆,如果你不会,退下,陛下会宽恕你的。“礼部尚书同样冷声寒面不客的训道。

    许定道“不是不会,而是我心中以作了两首,不知道选哪一个比较合适,选哪一个能让陛下高兴,能让百官满意,能让八贤王殿下不失望。”

    “哈哈哈,还两首,你本事你都念出来,不会就是不会,休要逞口舌之利。”礼部尚书好像发现了许定的软肋,这家伙不会作冬天的诗,这是一个至命点,死劲戳就是了。

    连大公主与二公主也窃窃私语交谈起来。

    “此人长得到也是出众,才华也有,就是太过于锋芒毕露了。”

    “姐姐说得及是,错了就是错了,不会就是不会,有前面三首好诗,只要服个软,我们在求求情,父皇也许能让他参与最后的选拭。”

    “呵呵,妹妹你是看上他了。”

    “怎么可能,不会是看着可惜,给他一个机会,但这只是机会,你瞧他那样子,能当好驸马吗?,到是姐姐不会看上他了吧。”

    “怎么可能,妹妹都不要的男人,姐姐更不会要!”

    二人毫不避讳的谈论着。

    三公子虽然一直背对着殿厅,不知道许定长什么样,不过却也生同卫抹同情。

    此人现在的遭遇岂不是与我也相差无几。

    一对独抗众人,一人对抗命运。

    不过命终究是命,该有的有,不该有的不会有。

    “既然你们想听,那我就都念出来,希望大人指正。”许定清了清嗓子道、

    “这第一首名《江雪》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第二首名《雪梅》

    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阁笔费评章。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真的能作出两首描写冬的诗,而且意境更高,诗意更浓。

    都是上上佳作。

    一时之间大殿异常安静。

    都被许定的才学给征服了。

    “这位大人,如果还不满意,那我这里还有一首同时包涵春夏秋冬的怡情小诗送给大人。”许定作揖笑道“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噗!”礼部尚书终于挺不住,一口闷血吐出来,晕厥了过去。

    快!快传医者……”

    看到礼部尚书晕厥了过去,皇帝姬勿极忙对手下道。

    很快上来两名侍卫,将礼部尚书给抬了下去到偏殿救治。

    礼部尚书抬下去后,皇帝姬勿极对许定道“你的诗很不错,不过年轻要当收敛锋芒,太动于冲动不好。”

    “谢陛下提点。”许定作揖一礼。

    这时司礼太监道“现在重新站队,希望大家把握机会。”

    一众年轻俊杰,怨恨的瞧了一眼许定,然后各自又排回了原来的位置,站向了两位公主的方位。

    司礼太监道“许公子,你为何不站队?”

    众人也不解,这小子搞什么名堂。

    许定道“冒昧问一下,三公主的位置在哪里?”

    “咳咳……!”

    众人皆是诧异错愕。

    三公主,这小子莫不是想当三公主的驸马?

    一众人一时露出古怪之色。

    连八贤王姬勿鸣也露出一不解之色。

    中周皇帝姬勿极脸上却带了一分悦色,问道“你要选老三?”

    “回陛下,正是!我选三公主!”许定朝着坐在轮椅转过身去的三公主撇了一眼,然后正色回道。

    中周皇帝姬重重一拍龙椅,脸上喜色更浓。

    好麻,终于有人选老三了。

    其它人则一脸吃了苍蝇一般,要多难受有多难受。

    尤其是刚才阻止他的年轻俊杰们,一脸恼色。

    你t的要选三公主,你早说呀,我t的不仅不会阻止你,还要成全呢。

    这顿打白挨了。

    原来根本不是竞争者。

    偏殿里刚刚被医者救醒过来的礼部尚书闻言,又是一口闷血吐出,双眼一翻又晕了过去。

    背对着所有人的三公主闻言,身体微微一颤。

    双手紧紧捏着衣角。

    有人选她。

    是刚才的许公子。

    是他要选我。

    我也有人选。

    从没有落泪的三公主一颗晶莹从眼角滑落而下,流进了唇间。

    明明是咸的,却发现甜丝丝的。

    不过她没有转过身来,因为她怕失去,她怕不真实。

    她怕一转身,这一切都是假的。

    多少次有过希望,然后又多少次破灭失望。

    所以她不敢转身。

    她怕幻觉。

    大公主与二公主闻言脸上顿显羞怒之色。

    好一个不识好歹的家伙,竟然瞧不上她们两,竟然选老三。

    女人天生是善妒的。

    在许定展现完所有才华,以一五首诗碾压气晕礼部尚书之后,大公主与二公主都生出了一抹好感。

    心中以经钦定了他。

    一个人能战所有人,一人才华盖过众人,这样的人才是她们的最佳良配。

    本来还在期望他站队到自己这一边,结果这小子选老三。

    老三有什么值得他选的。

    一个蠢货。

    “呵呵,好!既然你选老三,那你不用站队了,到八贤王那边站好就行!”姬勿极心情大好,许定这小子有着与八贤王一样的文武才干,确实是不错,所以他直接让他到了八贤王的身边。

    因为小公主这边没有竞争对手,基本上算是默认了他驸马的事实了。

    来到八贤王身边,王贤王道“你很特别!”

    “王爷也很特别!”许定回了一句,没有多言。

    这时大公主与二公主无奈的也做出了选择,既然没有了许定,那也从其它人中挑一个最顺眼的留下。

    没选上的都不失失望懊悔。

    但是以成事实,他们只好都退到大臣那一边侯着。

    选中的的则站到了两位公主身边。

    这时皇帝姬勿极道“萱儿该你选驸马了!”

    到我了!

    三公主姬萱心头猛的一震。

    这不是幻觉。

    这是真的。

    真的有人愿意娶她这个活不过十七岁的女子吗?

    他真的喜欢自己吗?

    他有什么目的,他是真的为了自己这个人还是……

    一时之间三公主姬萱突然胡思乱想起来。

    直到皇帝姬勿极问了五次萱儿。

    她这才回神过来,然后冷冷的回道“父皇我谁都不选,让他回去吧!”

    说完这话姬萱心中深深的揪了一下。

    她的心里有种刺痛。

    想拥抱,但是却又害怕得到。

    不如拒绝的好,反正也活不过十七。

    省得祸害人家。

    皇帝姬勿极不由的咽了一下,众人也是一愣。

    三公主这是什么意思?

    有人选你了,你还往外推。

    这可气得大公主与二公主直翻白眼。

    你不要早将他让出来呀。

    现在我们人也选了,想反悔都不行了。

    可恶呀!!

    到是一众落选的轻年俊杰们暗暗发笑。

    好吧,你个混蛋,以为选了三公主就能当驸马了,现在三公主也看不上你。

    (https://www.tmetb.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