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久,阿修罗童子才终于接受并消化了这一事实。

    站在他们面前的男人,不仅代表着这个世界的最强战力,同时,也掌握着这个世界最为煊赫的权势!

    在他们眼中最为尊贵的和之国将军的尊位,这个男人轻松便可以扶持出数十个来!

    在他们眼中宛如梦魇一般的百兽海贼团,甚至要聚集三个同等层次的势力才能勉强与之相抗!

    阿修罗童子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的同时,又隐隐振奋起来,有这样的强援在,和之国终于有救了!

    就在一众山贼兴奋不已的时候,朗基努斯又开口说道,“阿修罗阁下,接下来要麻烦你将和之国的民众暂时转移。”

    “转移民众?”阿修罗童子茫然问道,“为什么要这样做?”

    “和之国接下来将成为战场!虽然我也不愿意见到这样的事情发生,可战争一旦爆发,和之国也很有可能会被毁灭!”朗基努斯面色凝重,“我们必须要提前做好最坏的打算!”

    “你你你你说什么?”阿修罗童子结结巴巴的问道,“和之国可能会被毁灭?”

    见阿修罗童子投来求助式的目光,河松讪讪笑道,“对于外界的大海来说,顶级战力之间的战斗,打沉几座岛屿其实是很常见的事情啦!”

    一众山贼都是面色惊惧惶恐,打沉岛屿也叫常见?原来外界大海上的人们都是过着这样水深火热的生活吗?

    果然,还是不要开国的好!

    阿修罗童子深吸口气,强行镇定下来,“这很麻烦,我们和之国的人向来不喜欢离开家乡,就算你说有毁灭的危险,大多数人估计也还是会选择留下!”

    朗基努斯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所以,我才会找上你!”

    阿修罗童子一怔,旋即明白过来,“你是让我发挥山贼的优势,把他们给掳走?”

    朗基努斯微微颔首,“非常时期,也只能用非常手段了!”

    阿修罗童子没有拒绝,这本来就是和之国的危机,对方愿意帮忙,就已经是天大的恩惠了!

    至于那些民众可能存在的怨恨不满,他就更不在乎了,就像他那位主君,也是从来不会在乎其他人的想法!

    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就已经够了!

    就在这时,一个山贼小跑过来,附在阿修罗童子耳边低语几句。

    “嗯?确定没有认错吗?”阿修罗童子问道。

    “狂死郎老大那边给的消息非常肯定,毕竟,那么黑的人在和之国是很少见的!”山贼回答道。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阿修罗童子知会一声,便转头对朗基努斯说道,“懒……鸡怒死大人,您一开始让我们找的人已经有消息了,他们现在正在花之都的一个小酒馆里停留。”

    “竟然是在花之都吗?潜港的出口应该是在白舞的土地上吧?”朗基努斯有些“惊讶”,旋即沉吟着说道,“他们没有在第一时间去取出坐标正文,说明他们的真实目的很可能并不是要联合四皇!”

    虽然黑胡子放出的消息只是与和之国有关,但以政府和海军的强大情报系统,自然是很快便注意到了之前被忽视的细节,因而推断出那块消失的历史正文很可能就在神之岛上。

    “不是打算联合四皇吗?”黄猿一脸惊讶,“我还以为是黑胡子在你手里吃了太多亏,不惜泄露消息也要联合四皇对抗我们呢!”

    “真要对付我们的话,秘密联系才是最好的方式吧?”朗基努斯摇摇头说道,“他把所有的事情拿到明面上来,反倒说明了他们的目标并不是海军!”

    “这样就好。”黄猿一脸“后怕”的说道,“在知道四皇有可能联手的时候,我可是害怕得不行呢!”

    周围海军脸上的凝重表情也稍稍缓解了些,强大如海军本部,要和全部的四皇为敌也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挑战!

    “既然不是海军,那他的目标到底是……”祗园沉吟着问道。

    “我有两种猜测。第一个可能,是红发!他是四皇之中唯一一个没有历史正文而且又爱管闲事的人,说不定黑胡子就是打算借着联合四皇的声势从红发手中抢走四皇的位置!”

    听朗基努斯这样说,众人不由暗自点头。

    的确,以红发那家伙的性格,说不定就会在四皇聚到一起的时候跳出来,说什么“给我个面子,不要去拉夫德鲁了”之类的蠢话。

    然后,他就被黑胡子挑动四皇当场打爆!

    众人这样暗自腹诽着,又听见朗基努斯继续说道,“第二个可能,是凯多!和之国毕竟是凯多的地盘,以那家伙的性格,暴力拒绝的可能性很大,一旦他挡在了通往拉夫德鲁的道路上,就算他是四皇也会遭遇围攻!”

    听朗基努斯这样说,阿修罗童子和一众山贼更是止不住的颤抖!

    外界的人类都是妖怪吗?不止是眼前的这个男人强大到了能用凯多作为计量单位,就连其他那些海贼似乎也在打着凯多的主意。

    那可是所有和之国人民心中的噩梦,你能不能稍微尊重一下我们啊……一众山贼心中惊颤的嘶吼着,又都有些迷茫,和海贼比起来,山贼也太没有牌面了吧?

    “不管他的目标是谁,都很可怕啊!”加计轻声叹息道,“黑胡子那家伙,果然是个麻烦的对手!”

    “失败了那么多次,还能有这样炽盛的野心,那家伙的毅力,的确是让人惊叹!”祗园赞同的说道。

    朗基努斯目光扫视一周,沉声说道,“大家都提高警惕,但也不用过于担心,不管敌人是谁,挡在海军面前都必将被碾为粉碎!”

    一众海军都是重重点头,看向朗基努斯的眼神中充斥着信任和崇拜之色,朗基努斯元帅,可是从来都不会让他们失望的!

    “今天就到这里,大家各自扎营休息吧。”

    “是!”

    夜晚,废墟上的灯火在隐隐跳动。

    朗基努斯的帐篷中,一人一蛙站立着。

    “你们打算去……”朗基努斯组织着语言问道,“那位身为时间果实能力者的时夫人最后生活过的地方看一下?”

    日和紧咬着嘴唇,泪水浸润了眼眶,“按照母亲的说法,我和河松叔叔本来是应该出现在二十年后的废墟上,有些话语,是母亲打算留给未来的我们。”

    河松眼神羞愧,“十二年前来得太过仓促,在下竟然忘了提醒公主殿下此事!”

    朗基努斯眼神微微变幻,“你的意思是,那位时夫人担心时间上来不及,就先送走了你们,然后再尽量留下自己的遗言?”

    河松重重点头,“主母她应该是这样想的!”

    朗基努斯皱眉问道,“可这里都已经成了废墟,就算她留下了书信,也应该随着御田城一起化作了灰烬吧?”

    “只要没有毁在凯多的热息打击中,那个地下暗室就一定还存在!”河松确信的说道,“毕竟,即便是我们这些家臣,也从来都不知道,在御田城的下方还有那样一个地下暗室!”

    日和点点头说道,“我也是被送走的那天,才知道那个密室的存在!”

    “这样吗?”朗基努斯沉吟道,“那好,我跟你们一起去一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