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真一的恐怖之处,在场诸人,皆已经清晰地认识到了,而他的无敌,远比右护法这样站在武道巅峰,云遮雾绕的人物来得更加真实。

    几近无敌的体魄防御,哪怕以一敌五,从头到尾也就只受了一些微不足道的轻伤而已,更有那无从破解的天赐武命之力,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完全凌驾于对手之上,哪怕只是随意一拳,也有着毁天灭地的威力。

    这就是真真正正的天之骄子,当人们看到他的第一眼起,就可以大胆地做出预言,他未来一定会成为四大宗师级的人物,不,应当说就算未来超越四大宗师,也不是没有可能。

    或许对于李轻尘这等同样骄傲的少年英才来说,哪怕是已经见识到了他的无敌之姿,却也依旧难以磨灭他们心中昂扬的战意,可对于武胆已近破裂的赵奴而言,哪怕只是面对他,都需要提起莫大的勇气。

    此刻纵然是远离对方,自己又有人质在手,可赵奴却依然连声音都在止不住地颤抖。

    因为就连他自己也不清楚,擒下此人,到底能否威胁到武真一这种实力强横至极,行事又全无顾忌的凶人,可眼看若是再拖下去,只怕少主今天难逃一死,故而他也不得不如此为之。

    只盼,能够成功吧。。。。。。

    幸运的是,他赌对了,若说这世上还有什么能让武真一这等天下第一凶人所牵挂和忌惮的,那也就只有孔秀一人的性命安危了。

    但很可惜,他也赌错了,因为以这种方式激怒一位君子,他未必会死,可用这种办法激怒了一个绝世凶人,他不旦会死,而且会死得很惨。

    武真一几乎是瞬间便甩开了已是自己囊中之物的三三姑娘,丝毫不在意已经重新落地的李轻尘伸手将她接下。

    他扭过身,看向那边为了给自己鼓劲,所以刻意露出一脸狰狞之色的赵奴,语气冰冷至极,仿佛来自九幽地狱,更比那霜月寒气还要冷上三分的杀气如刀子一般,只在一瞬间便剖开了对手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肤。

    “你在找死。”

    赵奴那满是肥肉的身子猛地一颤,瞳孔微微放大,还未来得及高兴自己这次赌对了,更未来得及借此机会,以怀中白衣少年的性命作为要挟,逼迫对方放他与少主一起逃离此地,下一刻,他便被一股凭空出现的巨力直接从孔秀身边弹开!

    武真一收回张开的右手,身子微微一俯,转眼间便已经冲至赵奴的面前,脸色阴沉,眼神之中,杀气满溢,纵使蛟龙见了,也要吓得立马瑟缩逃窜。

    赵奴更是下意识地瞪大了瞳孔,望着那对凶厉到了极致的眼睛,自己好似在一瞬间化为一只微不足道的蝼蚁,在仰望着那遮天蔽日的巨大鹏鸟,其心中不禁暗道,恐怕就是佛陀下凡,也难以灭其滔天凶威!

    不过,就算是最卑微的蝼蚁,可如果敢于豁出性命,也能让鹏鸟稍稍侧目吧,赵奴面露洒脱的笑容,少主,这是属下最后一次为您拼命了。

    赵奴将双手从两边合围,熊抱过去,想要在锁住对方以后,借助主动炸开自己中丹田的力量,不求能够同归于尽,杀死对方,哪怕只是重伤,甚至就算只是轻伤也好,最起码少主生还的机会就会因此而变得更大,只要拖住,等到右护法回返,相信这小子就算再凶再狂也不敢造次。

    然而,武真一却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因为孔秀被对方所挟持受伤,故而已经彻底陷入狂怒之中的他,平生第一次完全地发挥出了自己的力量,高高跃起,在躲开赵奴熊抱的同时,一拳砸下,落在赵奴的脊背上,狂暴到了极致的力量,几乎是转瞬间便将他给完全摁压在了地上!

    刘不苦与赵瑾几乎是同时惊呼起来。

    “老赵!”

    “赵奴!”

    莫说是这二人了,纵然是已经恢复了原本记忆的无心,看到这一幕,亦是心情复杂。

    “嘭!”

    武真一一拳落地,这次所造成的动静之大,竟已不比先前那位紫衣女子拳破金光阵来得小,当然,这也是因为百草峰如今已经失去了阵法保护的原因。

    一道肉眼可见的巨大裂缝从其拳下生出,恐怖的力量顺着山石裂缝一路往下,一直龟裂到了山腰处,方才停止!

    碎石,草坪,土块,四散飞射,山头摇晃不休,仿若是一场大型地震降临。

    待得四周重重烟尘终于散去,原地却已没了那喜穿红衣的大胖子赵奴的身影,有的,仅仅只是一滩不成样子的肉糜而已!

    堂堂四品大成,更以一手横练功夫而闻名于江湖的强者,竟被武真一一拳,给活生生打成了如今这幅模样,莫说是全尸了,就连残肢断臂都没能剩下。

    实在是无法想象出赵奴临死前所遭遇的大恐怖,自己往昔还曾引以为傲的肉身,原来竟是如此的不堪一击么?

    武真一缓缓地直起身,收回了完全被赵奴血肉所染红的胳膊,然后一指弹出,便有一道金光环绕在孔秀身旁,将他给团团围住,那模样,就好似先前金光大阵守护百草峰的样子,显然,就连他自己也清楚,自己的软肋,已经被对方所找到了。

    不过。。。。。。

    武真一伸出舌头,贪婪地舔了舔自己的嘴角,如今最烦人那只苍蝇已经被解决了,剩下的,不过就是各个击破而已。

    左手朝旁边一伸,还沉浸在老友惨死一事中,尚未回过神来的刘不苦便被一股无可抵御的大力给直接吸到了武真的一手中。

    轻轻一握。

    武真一随手甩掉刘不苦已经没了丝毫生气的尸体,抹杀掉这位素有盛名的刀客,就好似捏死一只小虫豸那般简单无趣。

    正如他自己先前所言,无论是刘不苦,还是赵奴,他们这种比蝼蚁还不如的渣滓,连被他杀的资格都没有。

    大鹏展翅,扶摇直上九万里,他从不会低头俯瞰人间众生,只可惜,他们偏偏要找死,就怪不得自己了,相比之下,那边的金发小妞,无疑就要安静和识趣的多嘛。

    眼见两位忠心耿耿的手下接连惨死在了武真一的手上,赵瑾看得是睚眦欲裂,怒火上涌,正要上前为手下人报仇,却被无心赶紧伸手拦住。

    对于这位真武殿出身的年轻少女,虽然明知她是赵奴与刘不苦二人的主子,可无心也没有太多愤恨之情,当下更知对方乃是己方主要战力之一,自然不能放任她在冲动之下,一个人跑上去送死,故而赶忙阻拦。

    “赵姑娘不要冲动,此人实力太过强横,我们绝不能再各自为政了,接下来还请赵姑娘以南明离火远攻牵制,李兄与我一起,与之近战缠斗,而沈兄杀力最强,那柄长剑足以破开他的体魄防御,所以接下来还请沈兄,一旦抓住机会,不求一击致命,最起码,也要让此人知难而退!”

    经过真武殿一事后,虽然如今深受这神魂分离之苦,但原本不谙世事,就连与人说话交流也很是囫囵的无心,如今却能够十分清晰地讲着大洛官话,并且条理清晰地为他人分析局势,分派任务,这果真是应了那句话,祸兮福所致,福兮祸所依。

    无心一边说着,还偷偷撇了远处的黛富妮娜一眼,却并未多言,既然武真一的目标中没有她,自然不好将她牵扯进来,毕竟就连己方五人联手,其实也是形势所迫而已。

    他右手中冒出丝丝缕缕已经精练过的霜月寒气,帮助三三姑娘暂时封住腹部那道让人看得心中发寒的巨大创口,而李轻尘亦是小心扶着她,源源不断地将自己体内精纯的气血之力灌注到对方身体里,希望能够帮她稳固伤势。

    无心见状,不由暗道一声可惜,这拳招极度霸道的小姑娘,就与沈兄手中那柄不知来历的黑色长剑一样,只要抓住机会,是能够较轻松地对那黄发少年造成实质性创伤的,而相比之下,无论是如今的自己,还是赵姑娘,眼下都只能作为旁侧牵制而已,远不足以与之正面对决,至于己方实力最强的李兄虽然能够在短时间内顶住对手的压力,可也很难做出足够有效的反击,真正要想伤到对手,还得靠这二人,只可惜。。。。。。

    李轻尘扶着小姑娘,言语间又是关切,又是焦急地说道:“撑住!撑住啊,不要死,只要等到药王爷回来,他一定能够救你的,该死的,那头畜生呢?”

    他口中的畜生,自然指的是那头本为孙思邈坐骑的斑斓猛虎,只是它先前被武真一显露出的一丝大鹏真灵所吓到,此刻早已不知逃到哪里去了,虽不强求它能够帮助己方制服武真一,但如果有它在,最起码是可以让它驮着小姑娘去找那先走一步的鬼郎中宗胤的。

    陡然间,李轻尘又是一惊,慌忙道:“你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