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当代青云掌教?”

    长空之上,屹立在陈俊面前的是一位少年,他一袭鲜艳的丝绸衣衫,模样极其俊逸,甚至可以说是带着一丝妖艳。

    嘴角说话时轻轻勾勒一分笑意,看上去狂傲不羁,又带丝丝的温和与纯真,似乎不谙世事一般。

    “我是,怎么了?”陈俊答复道。

    “未免太过年轻了。”

    “对你来说,年轻这个词有意义吗,你是兽神?”

    “或许是吧。”

    兽神伸了个懒腰,慵懒的笑意十分迷人,可很难以想象,他竟在一天一夜的时间内,自身没出一分力气,光凭着手下的兽妖洪流,就把十万大山周边城镇千里内的百姓屠戮了遍。

    “你想杀我?”兽神目光落再那古拙剑鞘上“可光凭这把剑,貌似做不到,青云门不是又把诛仙剑吗,怎么不拿来见识见识?”

    “诛仙剑可以在手中,也可以放在脑子里,想要见识不必那么麻烦。”

    “哦?”

    兽神笑意更胜,“那我倒要好好见识见识你脑子里的诛仙剑。”

    “兽神大人。”

    忽然间,半空底下,一座青绿碧翠的大山上,一副威严耸然模样的焚香谷谷主云易岚大吼道,“兽神大人,青云乃我们大业前行的巨大阻碍,万望尽快除去,以免节外生枝。”

    “兽神大人?”

    一些不明就里,不知道神王宗传出真相的正道人士立刻陷入迷惘,“兽神是谁,焚香谷谷主云易岚乃是正道领袖,怎么会勾结一个妖魔,还对他如此恭敬?”

    “你莫非没有听过二十年前的传闻,在那时就流传有焚香谷勾结妖魔的消息。”

    “至于这位兽神,那来头可不小,据说是十万大山所有妖兽的守护神,神通广大,不可测量。”

    “云易岚宗主何故如此,莫非忘记了我们正道大派的职责与操守。”天音寺主持神僧普泓说道。

    云易岚神情渐渐变得愤怒,冷然道:‘昔日我继承谷主之位时,曾在历代祖师面前立下重誓,只要发现巫族天火之秘,一定让我们焚香谷一脉从此称霸天下,领袖群伦,超越你们青云,天音寺。’

    云易岚与原先位列青云大竹峰首座的田不易激战正酣,可云易岚不愧是焚香玉册修炼至玉阳境的大高手,哪怕田不易绝杀尽出,也轻易拿不下云易岚,反而他能留有余力的回答问题,其修为功力可见一般。

    “聒噪!”

    哗啦!

    如电芒撕裂黑夜,落下人间,那一道汇聚了真法大力的光柱,霍然从天而降,从云易岚正上方落了下来,从头顶直射而入。

    瞬间,云易岚双手撑天,一股巨力从那他巨身躯上迸发开去,两道光波相击,游斗在周围的几个青云弟子都被这无形有质的气流推出了老远。

    云易岚仰天发出一声长吼,声音凄厉,支撑着身躯的手臂从上到下,突然间开始发出奇异的红色光辉,犹如两根铁铸的红棍。

    片刻后在他的身体发出咔咔战栗的微小声音,不过随着手中的红光爆发,那道剑法光柱也随之猝然瓦解。

    “怎么可能?”

    云易岚心神近乎大骇,二十年前他自诩能在陈俊手中败的不会太难看,如今,或许十几招后他可能就会面对惨败结局。

    “人族说得好,打狗也是要看主人的。”兽神淡淡一笑,不以为意,“你的对手是我,不是他。”

    他目光看着面前手持长剑的俊朗青年人,他看上去比他稍大,神情像是一位哥哥一样温厚。

    他目光又转而落在了地面的战场,底下那些跟随他走出十万大山,厮杀无数生灵的妖兽大军,在正道人士的法宝中,一个接着一个倒下,可他面无表情,似乎也没有什么动容,就像是早就看透了这些生死一般。

    狂风吹过,他的身影从黑云深处慢慢降了下来,万兽嘶吼的声音越发震耳欲聋,甚至就在他的身旁,那漆黑的云气之中也有细细的电芒如灵蛇一般窜动着。

    “吼啊……”几乎就在同时,随着兽神一声吼叫,地面的万兽跟着大声嘶吼起来,那声浪突如其来却似排山倒海,一时间但见得风云变色、沙飞石走,许多激战中的正道人士竟情不自禁退后了几步。

    与此同时,只见陈俊手中剑势方起,立时有雄雄紫气从十万大山中破空飞出,速度如电,势能无匹,冲天而起,瞬间凝聚成汹涌流动紫气长河,最终落在长剑剑锋上。

    下一秒,长剑亮了起来,即使隔了老远,无论是妖兽,还是激战中的人类,抬头举目,都可以感觉到在高高半空之上,那柄长剑之中,仿佛有什么事物,触动了一下,从悠久的沉眠中缓缓醒来。

    无名长剑上,毫光绽放,映亮了陈俊的脸庞。

    他一身素衣道袍无风自鼓,猎猎作响,右手持剑,左手紧握剑诀,天地之间传来了他低低声音,似梵唱、似异咒,回荡悠远。

    “这就是仙剑真意么,真的很不错,至少我已经感受到了生命的威胁,这提醒我会死。”

    “了不起!”

    “了不起!”

    “了不起!”

    望着神情肃然的陈俊,他开起了玩笑,连道三声好,而手中的动作也不慢,伸手探出空,一掌当空挥出。

    瞬间,如半空五道蛟龙跃出水面,天地初开轰然雷鸣,巨大的轰鸣声中迸发而出,五道蛟龙的身影霎时扑杀至陈俊的方向。

    紫色融入剑体,陈俊手中的长剑,就在五条蛟龙飞来的时,悍然斩出。

    素袍飞舞时,映衬着手边那柄光辉耀目的长剑一阵闪动,但见得苍穹之中,陡然间狂风四起,漫天剑影,竟有半边天际之数都在瞬间轰然晃动。一时间,天际流光异彩,炫目已极,几乎不能目视。

    双招对轰,几在瞬间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响声。

    两人交战的十分激烈,金铁之声粘着而密集,渐渐的兽神脸上失去了笑意,渐渐变得凝重。

    底下一众正道人士探讨道:

    “这兽神大妖修为不凡,青云掌教真人能打过吗?”

    “肯定能打过,师兄作为青云掌教,修为如今已是当世第一人,绝不会有问题。”

    三百招后,天地寰宇响彻一道声音:“我的剑下没有多人能逃出活口,兽神,你若关门自闭,封锁千年,我可以饶你不死!”

    “呵呵!”

    兽神一怔,随即失笑,竟是不去理会,只是微微摇头,脸上表情似还有几分讥嘲。

    “第十五剑!”陈俊喝道。

    天地间,一片肃杀凛冽。

    随着低沉古音响起,伴之虚空铿锵擂鼓怪声,语声苍凉雄劲,如在深林长啸,有述不尽的畅快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