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迷地的魔法文明在能做到的事情上,一点也不输给地球的科技式文明。但这终究是掌控在少数人手中的力量,整个社会还是处于类似欧洲中世纪的蒙昧时代。这代表着社会的自然变革是相当缓慢的,除非有足以冲击时代,革命等级的事物出现。

    很不凑巧的,浏览器这种快速传递情报的工具,就是这种等级的事物。

    从进入瓦德沃部落之前,在山棱城为了交换制作可封印那不可名状之物容器的材料,林把浏览器和相关知识的复制与贩卖权力交出去了。经过一年时间的酝酿,浏览器终像瘟疫一样,不可遏止地朝着各地蔓延。巴斯克区连带着迎来一波大变革。

    多山的区域,代表着矿产资源会较其他地方丰富。作为浏览器载体的魔石,本就是巴斯克区主要的产出资源。如今加工承载浏览器的程序后,更是成为商人眼中的香饽饽,一车一车地往迷地大陆其他地区贩卖。

    尤其山棱城在数百年前本就是作为战略要塞与地区指挥中心的要地,连通其他区域的补给道路,时至今日,已成为巴斯克区联外的重要命脉。不但将本地的山货源源不绝地运出,更把各地的资源运来,形成互通有无的交流。而今时今日,浏览器魔石更是成为重要的出口商品。

    在这波浪潮当中,当然有助力、有阻力。推波助澜的三大组织,除了魔法师协会之外,就是佣兵公会和冒险者公会。

    在西南半岛的实际利用上,利用论坛的情报交换,也许让两个公会少了一项财源,但却更大限度地发挥了人力资源。且不提一些见不得光的任务,两大公会最主要的任务是合理分配战力,讨伐魔兽、盗贼等,保护文明的发展。而快速的情报交换,无疑让两大公会缴出了更漂亮的成绩。

    而且另外一大优势,在于两大公会经过西南半岛分部数年的磨合,已经建立起一套公认行之有效的制度与措施,一些不分区域的主体性资料也早已建置完全。

    也就是说框架已经搭好了,其他地区的分部要参与,只需要让分部成员加入论坛,并整合地区性的讯息,就能开始运作。剩余的,就是成员们操作的熟练度,以及论坛普及程度的问题。

    但是对于另外一群人,浏览器与论坛的出现,就叫他们又爱又恨了。

    明面上有各个国度、贵族们,愚民思想还是普遍充斥在迷地的统治阶级上。在他们眼中,百姓就是供养自己过上美好生活的奴隶,自己拥有生杀予夺的权力。被统治的人,不需要知道太多,只要懂得服从,按照他们的指示做事就好。这样单纯的百姓,当然不能被论坛上各种言论所污染。

    但在另一方面,他们自己又舍不得论坛带来的便利性。不管是与其他贵族间的交流,得知现在的流行信息,商业情报上的交换,以及密探回报,自己的领地上哪里出现不安稳的迹象。来自论坛的第一手信息,能让他们快速做出反应,而不至于被任何突如其来的消息打一个措手不及。

    假如领地规模足够大,养得起专职情报的单位,那么这些情报头子更是对论坛爱极却又恨极。爱的是传递情报能够更加快速与便利,派出去的探子也不会因为纸本的情报落人把柄,而遭遇不测。恨的是自己派出人员的便利性,也造成了自己捉拿其他势力奸细的困难度。

    但也有对浏览器与论坛是恨多于爱的组织,那就是盗贼公会。

    其实盗贼们,或是习惯在暗地里行动的人们并没有一个大一统的组织,而是各地的地下社会、地痞、流氓各行其是,互相间的交流也仅限于利益交换。有的,也仅仅是一个名义上的领袖,事实上里头的人是谁也不服谁。

    他们的一大进项,就是被论坛给打烂市场的情报贩卖。别看论坛上只会放一些‘自己以为所有人都知道’的情报,而非那种机密的消息。事实上真正靠后者盈利的人很少、很高端,不见得时时刻刻都有生意;大部分人都是靠着前一种情报,赚些小钱过日子。然后被砸锅了……

    这不光是金钱上的损失,更重要的是当失去掌控情报这项利器,他们在掌权者的眼中,地位也就跌落了不少,甚至可以说是岌岌可危,因为没有利用的价值了。所以比起大多数乐于流连论坛中的人来说,怀抱着恨念的这群人更加记得那个名字盖布拉许崔普伍德。

    一个跟迷地大势无关的小插曲。山棱城,魔法师协会巴斯克区分会的高层们,原本每天的日常,是咒骂那一组从他们身上敲诈大量珍贵魔法材料的魔王大人跟她的跟班们。现在每天的日常,变成嘲笑那个把会下金蛋的鸡给扔了的愚蠢魔法师。

    有其他区分会的高层也想分一杯羹。然而创作者还活着的状况下,就不是这些‘高层’们点点头,就能便宜行事的。自己定下的规矩被自己公然破坏的话,只会让协会最基本的信任崩盘。所以只要没有得到创作者的同意,谁也不敢开这道口子。

    这种情况也让一道暗流开始酝酿。当某个男人还活着,会挡住太多人的财路时,最好的办法是什么,似乎不太用多想。加上盗贼公会也有中介杀手的业务,两方是一拍即合。要不是探明了某人的行踪,现在是待在木精灵的部落中,恐怕就有刺客上门了。

    在目标完全没有察觉的状况下,那股暗流潜伏起来,等待着契机。

    外界的局势变化如此,林师徒几人也不是毫无变化。

    巫妖整日里光明正大的没穿衣服,四处乱走,看起来颇为惊悚。没错!是惊悚!因为芬不只没穿衣服,也没有皮肤,没有肌肉,甚至连内脏也没有,就一具黄金骷髅的形态,活跳跳地四处走在世界树的领地范围中。不管怎么看,都十分诡异。

    这位老人家似乎一时片刻里,不想解决自己的问题。美其名叫解放自我。我说姊姊大人,您也解放得太彻底了吧。

    卡雅作为助理研究员,除了越来越奇怪的兴趣外,整体而言,还是在魔法的道路上坚定地走着。但她的同伴就没有那么专心一意了。

    整日里疯跑,和木精灵的孩子们玩耍,哈露米也琢磨出了一些门道,以至于她在没人注意到的地方越走越偏。等到林再次正眼看着少女时,除了没有尖耳朵跟金发外,一时间竟没发现混在木精灵少女堆中的她。

    粗麻布衣,草藤系腰,一头漂亮的金发剪短到露出后颈,两条莲藕般手臂没有遮掩,细瘦的长腿也只盖到大腿一半的部分,并且赤着双足。而最重要的一点是,现在是冬天……

    其实这副景象,在瓦德沃部落中是见怪不怪,因为木精灵们都是这么穿。也没看有谁被冻死在路边的。据哈露米所说,这是因为木精灵们有一种很特别的呼吸方法,不但可以增强他们的体魄,配合身处在世界树垄罩下的环境,各种抗性就会越来越好。不怕冷,算是最基本的了。

    只是体魄变好,在身材的凹凸上面,却没有太大的进步。她们真的被某人养坏了吗?林认真地思考着。

    而且不光是她,卡雅也是一样。在瓦德沃部落里吃好睡好,又有世界树等级的芬多精滋养,她们吸收的养分都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活像是发育期提早结束,除了个儿之外,体形都和十年前没什么两样。对此,某人唯有深深地一叹。

    捏着粉拳,咬着银牙,少女们想动手师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当然,会让少女有如此变化的理由,也不单单只是和木精灵的孩子们玩耍而已。她的表现被卡拉玛哈朗看在眼中,而提起了兴趣。

    当这位木精灵兄贵,来到少女的面前后说:“人类的女孩,要不要跟着我学一些东西?”

    迷地的师徒关系是很神圣的,在没有得到老师的允许下,去拜第二个老师,那就形同于背叛一般,会受人唾弃。即使两个老师是在不同的领域,就好比魔法师的林,战士兼职德鲁伊的卡拉玛哈朗。

    即便自己很感兴趣,但哈露米也从没想过要背叛那一位。所以她说:“承蒙青睐,在没有得到老师的许可之前,我无法拜入您的门下。再说我魔法的道路也才前进到一半,我可从没想过要放弃魔法。”

    “这个容易,反正我也没想过收为徒弟。只是有兴趣点拨你几下而已。可能过了几天,兴头过去了,就只能自求多福。因为到时就算问我,我也不一定会回答。”

    就这样,哈露米在强烈的诱惑下,加上某人没有反对的意见,就跟着卡拉玛哈朗学习了一段时间。对林来说,教这两个学徒,只是在前期为了从魔法师协会手中得到每个月的金钱补贴,现在当然是不在乎那点小钱了。其次,魔法只是一个在迷地求生存的手段,战技也是,所以他不反对学徒们去学习任何能够增加自己生存率的技艺。

    正所谓这边不亮那边亮,比起仅比普通人好上一些些的魔法天赋,少女在格斗一途却是连连受到卡拉玛哈朗的赞赏。就连还留在部落中的洁白剑圣,威廉格雷科也来凑热闹,出言指点一些他自己认为很有趣的窍门;而且还是依少女的特点,更容易发挥优势的小技巧。

    别说哈露米受益良多,就连卡拉玛哈朗也听出了些心得。可见威廉格雷科不是随口说说,敷衍了事。